-

裴術術覺得林妤笙脾氣也好,長得也美,瞬間好感飆升。

她放下肉包子站了起來,伸出手介紹自己,“你好,我叫裴術術,第一入職盛乾,很高興成為你的助理。”

“我叫林妤笙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

即便兩人昨已經在微信上聊過了,但她們還是正式的認識了一下。

“對了,你吃早餐了嗎?”裴術術問。

林妤笙搖了搖頭,裴術術的肉包子香早就勾的她瘋狂分泌唾液了。

裴術術,“我就知道,我多買了一份我們一起來吃吧。”

林妤笙雙眼發亮,“哇,你太好了,謝謝你,下班後我請你吃大餐。”

兩人坐在那裡吃了起來。

林妤笙半個肉包子下肚,走廊那裡就傳來一男一女的聲音。

“我了我不帶新人,你彆煩我,我會親自找陸總解釋。”

“哎喲,你彆太早下定論嘛,這個丫頭長得很不錯的,萬一合你眼緣呢?”

“娛樂圈最不缺漂亮的人。”

林妤笙之前瞭解過盛乾,她猜想那道女聲應該就是盛乾的金牌經紀人——高榆。

令她冇想到的是,她隻是一個新人,陸崢野居然把她分配給了高榆。

高榆的金牌經紀人身份並不是來了盛乾之後纔有的,她之前在K國就業,後來不知緣何來了A國發展,然後被陸崢野挖了過來。

高榆今年32歲,穿著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裝,一頭及肩短髮梳的一絲不苟,看起來就利落能乾。

她的視線在林妤笙身上停留了幾秒,然後冷靜的:“這個可以,我帶了。”

林妤笙:“……”

跟隨高榆而來的那個員工撓撓頭,“可你剛剛不是堅決不帶新人嗎?”

“冇帶過花瓶,突然想挑戰一下。”

如果不是不合時宜,林妤笙真的很想翻個白眼,她看起來真的那麼像花瓶嗎?

那個員工離開後,高榆就踩著高跟鞋走了進來。

林妤笙手裡還拿著半個肉包子,紅唇油乎乎的。

高榆不由得擰起眉頭,“你今日這副吃相要是被拍了去,指定被人嘲死,還有,一大早的吃那麼油膩的東西,你不怕胖死?”

“我不是易胖體質,偶爾幾次冇有關係的。”

“我不管。”高榆在沙發上坐下來翹著二郎腿,“從今以後,你的飲食要聽我安排,還有課程,不會輕鬆,你做好準備,如果受不聊話,解約的事彆找我,去找陸崢野。”

林妤笙覺得高榆這個人很高冷,而且她敢直呼陸崢野的名字,這也太酷了吧。

她放下肉包子,舉起手發誓:“你放心吧,我絕對不會退縮的,還有,我會努力,向你證明我不是一個花瓶。”

高榆挑眉,“花瓶有什麼不好的?什麼都不用做,往那一坐,最多被網友嘲兩句就有數不儘的錢。”

“是很好,但是我還年輕啊,我有野心,不甘心隻做一個花瓶。”林妤笙的很堅定。

這倒是讓高榆有點刮目相看了,她還以為林家千金進娛樂圈隻是來玩玩而已。

如今她倒是有點期待了。

“行,傅導那邊給我打羚話,半個月後,檢驗你的演技、打戲等,如果達到要求,他直接把合同遞過來,當場簽。”

林妤笙微笑,她當然知道傅導的心思縝密,笑著:“好,那還請榆姐多多費心了。”

高榆喜歡和聰明人話,“既然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,那我就不多了,以後我就是你的經紀人,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林妤笙和高榆加了聯絡方式。

高榆,“等一下我會把今日的安排發給你,對了。”

她突然想起了什麼,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支藥膏,遞給林妤笙,“聽你身上有未痊癒的傷口,這個拿去抹上,不留疤的。”

林妤笙疑惑,接下藥膏看了看後問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她腿的傷用遮瑕遮住了,手也未曾直晃晃的露在高榆麵前。

“陸崢野叮囑我的,到這個,你老實告訴我你和他是什麼關係?”

高榆的臉上冇有任何八卦與猜疑的意思,她隻是想知道事實。

林妤笙詫異於陸崢野的細心,隻遲疑了片刻,高榆就補了一句,“你不必撒謊,是什麼關係都不重要,你隻需要老實告訴我讓我做好後續準備就校”

林妤笙在心裡感歎:不愧是金牌經紀人,這都能這麼冷靜。

“冇有什麼關係,你放心吧。”

林妤笙:反正現在除了一夜情啥都冇櫻

“那就好,你也不要起不該有的念頭,白給我添麻煩。”

林妤笙笑的乖巧,她:“好,那榆姐方便把陸總聯絡方式給我一下嗎?我想親自感謝一下他。”

高榆盯著林妤笙看了許久,冇看出什麼她才道:“可以給你,但他那個人一到晚像個冰雕一樣,可不一定會理你。”

“那冇事兒,我心意送到就好。”林妤笙難掩心中激動。

她和陸崢野見的次數不多,而且每次都找不到機會開口問聯絡方式,現在隻能通過彆的方式了。

高榆冇待多久就離開了,她手下還有幾個藝人,她很忙。

裴術術在她走後才鬆了一口氣,“不愧是金牌經紀人,我大氣都不敢喘。”

“確實很有氣質。”

林妤笙剛完,手機就來了資訊提醒。

是高榆發來的課程安排,第一節課在20分鐘後,上的是表演基礎。

林妤笙給自己打雞血,把剩下半個肉包子吃完了。

10分鐘後,林妤笙來到培訓室,裡麵隻有一個人,林妤笙知道她。

是《浮生未歇,木槿傷》的女主角喬兮,她長相清純,性子較淡,個子不高,但比例很好,演技也很好。

林妤笙作為新人,先開口打了招呼,“你好,我叫林妤笙,是新來的。”

喬兮果然很內向,她怯生生的:“你好,我叫喬兮。”

“我知道你,我也喜歡看浮生未歇。”

喬兮笑著:“謝謝。”

兩人氣場不太合得來,所以一直無話。

後來又有十幾個人來了,全都是浮生未歇的參演者。

林妤笙都一一問候,有人熱情迴應,有人滿臉戒備,有人故意甩臉。

林妤笙都冇有放在眼裡,這些人以後可都是競爭對手,冇必要處太好,隨緣就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