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哪有人一句話都不就送女孩子戒指的,我還以為我在夢中同意你的求婚了呢。”

陸崢野低頭和林妤笙額頭相抵,“會有這麼一的,再等等我。”

“嗯,我等你。”

林妤笙話音剛落,就被陸崢野攔腰抱了起來。

她驚呼一聲,下意識的抱緊了他的脖頸。

“我抱你回去。”

二十來分鐘的路程,林妤笙道:“不用,你放我下來,我也想散散步。”

“想散步的話回去換一雙鞋,我再陪你出來。”

林妤笙笑了,“我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金貴。”

“嗯,我隻是想讓你看看,你男人有多厲害。”

林妤笙:“……幼稚。”

陸崢野寵溺的笑,“嗯。”

林妤笙偷偷彎了唇,手裡還拿著那條價格不菲的項鍊。

*

洛書嬅孩子滿月那,林妤笙和陸崢野是攜手前去的。

這相當於在圈內首次公佈關係。

陸家旗下百分之六十的決策權都掌握在陸崢野手上了,他如今的權力很大,計劃也進行的很順利。

洛書嬅為燕家生了個女兒。

林妤笙過去的時候,正看見燕家奶奶硬是往洛書嬅身上披了一件老氣的外套。

洛書嬅滿臉無奈,但也冇有拒絕。

洛書墨認識林妤笙,看見她後便跑了過來,“林姐姐,這個是你男朋友嗎?”

他看向一旁高大的陸崢野。

這個男人和姐夫一樣出色。

林妤笙有時候真的很感慨童言無忌這個詞,她伸出手去捏了捏洛書墨的臉,:“是啊。”

洛書墨笑的虎牙顯露,“你們好般配啊。”

陸崢野挑眉,心情有些愉悅,“你年紀哪學來那麼多的詞?”

“電視上看的啊,哥哥你平時不看電視的嗎?”

陸崢野噎住了,他平時看的都是新聞,和孩子看的東西還是不一樣的。

這邊的動靜被洛書嬅看到了,她連忙喊林妤笙過去。

林妤笙牽著陸崢野一路走過去,引來了不少饒注視。

洛書嬅笑著問:“這是打算不玩地下戀情了?”

“什麼叫玩,我們那是情勢所迫。”

洛書嬅捂嘴輕笑。

這時候燕無雍單手抱著孩子,一臉無奈的走了過來。

“她老是哭,為什麼?”

一個冷酷的大總裁麵對人類幼崽時也是十分無奈。

洛書嬅把女寶寶從燕無雍手裡接過來,抱在懷裡哄,“你抱的姿勢不對,這樣子她會不舒服的。”

“要怎麼抱?”

難得燕無雍也有虛心請教的一,陸崢野毫不客氣的笑出聲來。

燕無雍冷眼一掃,“笑什麼,你羨慕啊?”

“倒冇有,就是覺得違和。”

燕無雍無語,他:“帶你女朋友到處玩去,我現在不想看到你。”

陸崢野最近趁著他忙家裡的事,冇少和他搶生意,更氣饒是,他還搶贏了。

燕無雍現在一看到他就能想象到他最近賺了多少錢。

不想理,壓根不想理。

陸崢野反擊,“孩子滿月宴,我們是來看孩子的,你作為男主人,怎麼還有趕饒道理啊。”

“那你也得是個人吧。”

洛書嬅和林妤笙同時無語。

這兩個男人比孩子還要幼稚。

“書嬅,我可以抱抱它嗎”林妤笙問。

“當然可以啦,你是孩子乾媽,彆抱了,帶回去養幾都可以。”

燕無雍聽見這句話,對陸崢野:“求我,我讓你當孩子乾爹。”

陸崢野:“……”

兩人無視男人,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。

林妤笙心翼翼的從洛書嬅懷裡接過孩子。

女寶寶剛喝完奶,此時散發著奶香味,全身都軟乎乎的。

她有著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,粉琢玉雕的。

林妤笙的心都化成一團。

“她衝我笑了。”林妤笙開心的道。

女寶寶此時張著嘴,嘴角微微上揚。

洛書嬅渾身都散發著溫柔的氣息,“嫿兒也覺得乾媽很漂亮噢。”

女寶寶叫燕芸嫿,當初燕家奶奶盛秋嬋想了好幾個名字,就為了迎接孩子的出生。

但最後燕芸嫿這個名字是燕無雍一語敲定的,嫿與嬅同音,足以得見燕無雍的心意。

林妤笙騰出一隻手握住洛書嬅的手,剛生完孩子不久的她手還是冰涼的。

“燕家奶奶現在冇有為難你了吧?。”

洛書嬅搖搖頭,“奶奶現在對我很好,對書墨也很好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林妤笙真心鬆了口氣。

洛書嬅看向燕無雍,有些不好意思,“這還得多虧無雍他一直站在我這邊,他護著我,家裡人也會重視我。”

“他是你的丈夫,護著你是應該的,很多家庭不睦,都是男人造成的。”

洛書嬅衝林妤笙感激一笑。

林妤笙懷裡的女寶寶抬起手呀呀的叫了兩聲。

兩人便低頭逗她去了。

不消片刻,林妤笙感覺身邊坐下了一個人,腰肢被手臂鎖住。

陸崢野問:“你很喜歡孩子嗎?”

“很可愛啊,你不喜歡?”

陸崢野,“既然你喜歡,那我也喜歡吧。”

林妤笙甜蜜一笑。

燕無雍,“肉麻,在場那麼多雙眼睛盯著呢,能不能彆秀?”

“怎麼了?你嫉妒?”

“我孩子老婆都有了,有什麼好嫉妒的?”

……

林妤笙和洛書嬅相視一眼,無奈搖頭。

後麵越來越多人來看孩子。

林妤笙和陸崢野便給他們讓了個位置。

兩人牽著手去找東西吃。

宴會場上的人都好奇的朝他們看去,但冇有人敢上前去問。

畢竟在陸崢野麵前混臉熟,要是表現的好還好,表現不好可是要破財的,大家都不想冒險。

陸家最出色的後輩公佈戀情本來應該引起軒然大波的。

但迫於陸崢野的權力威壓,冇有人敢傳播。

畢竟現在的新聞媒體由易家掌控,而易家和陸崢野是穿同一條褲子的。

除非他們自己想向大眾公開,否則冇有人敢公佈出去,畢竟陸家如今的財力和權力比以前還要恐怖。

這都要歸功於陸崢野。

這也是為什麼陸崢野會光明正大的帶著林妤笙來參加滿月宴的原因。

“阿野,我們這樣明會上熱搜嗎?”

“不會。”

林妤笙有些失望,“好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