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後。

陸崢野終於找到了陸敬的藏身之地。

陸敬冇避著陸崢野,直接開門相迎。

陸崢野全身都繃得很緊,他的身後站著鬼行的許多精銳。

陸敬的這番行為,反倒讓陸崢野的心莫名更慌了。

他早料到他會來這裡。

大鐵門被打開的那一刻,陸崢野看見陸敬坐在躺椅上,神情自然的修剪著一個花盆。

看起來就像是一名眉目慈善的老人。

在不久前,陸崢野確實被他這副模樣騙過。

陸敬把最後一片多餘的葉子剪掉後,他看著陸崢野,笑的慈祥,“野,不進來和爺爺聊聊嗎?”

陸崢野隻猶豫了一瞬,便邁步走進。

魏青剛想跟上,就被陸崢野抬手製止了。

他獨自一人走到陸敬麵前。

中途他觀察了一下四周,包括上麵的窗戶,所有窗簾都大大拉開,不像是關押了饒樣子。

陸崢野心裡升起巨大的慌亂,但他麵上還是保持著冷靜。

隻有保持絕對的理智,才能在談判中占據主導位置。

陸敬看著眼前這個出色到令人震驚的年輕男子,他也出自陸家,但卻不會成為陸家的人。

這樣的人若是不除,陸家必定要遭遇前所未有的大浩劫。

“你比我預想中到的還要快。”

陸崢野已經知道事情有變故了,他強忍著心底的恐懼,問:“她人呢?”

“呃……”陸敬想了一下,然後笑道:“算算路程,她現在應該已經到亡奴島了。”

陸崢野忍無可忍,他的眼睛幾乎一瞬間就因為暴怒而變得赤紅。

他上前幾步直接把陸敬從躺椅上拽了下來,“你不怕死嗎?”

“哈哈哈哈,爺爺一把年紀了,有什麼好怕的?”

“彆自稱為爺爺,你不配。”陸崢野喝道。

陸敬也不笑了,“我知道你現在要取我的性命易如反掌,但我今日要是死在這裡,下一秒林丫頭就得下來陪我。”

陸崢野哪怕努力保持冷靜,他額間暴起的青筋也暴露了他內心的真實情福

“你把她交給誰了?”

陸敬拂開他的手,:“你應該還記得曹達吧。”

陸崢野記憶力很好,他立馬就想起了這個人,他就是白甯那個組織的領頭羊,亡奴島之前的惡霸。

當初陸崢野雖然險勝了他,但還是冇能把他趕儘殺絕。

隻不過曹達的很多武器和金錢都被鬼行搶了,所以陸崢野原本並不覺得他能翻出什麼風浪來。

想必是陸敬在背地裡幫了他。

陸崢野問:“你是怎麼瞞過我的耳目,和他聯絡上的?”

“這還得多虧了你啊,你著急執行計劃,所以幾乎把亡奴島所有的精英、心腹全招來了鹿城,這就讓我鑽了空子。亡奴島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大、還要繁榮,金錢到了那裡,也是能使鬼推磨的。”

陸崢野嘲諷一笑,“原來你從一開始就已經對我心存戒備了,跟我演了那麼久的戲,很累吧?”

陸敬難得流露出幾分真情實感,“野,爺爺這輩子最欣賞的人就是你,如果你願意回頭,陸家未來所有的家產,都會交到你的手裡。”

“陸家那些黑產業,我可不敢接。”陸崢野笑的嘲諷。

陸敬臉色一變,他果然已經查到這一步了。

陸崢野渾身散發出閻王般的氣息,他一步一步往後退,快要出大門時。

他笑的張狂,挑釁意味十足。

“陸老爺,你最好祈禱曹達那個廢物能把我殺了,要是給了我殺回來的機會,我可就不會那麼好話了。”

陸敬滿心震撼。

陸崢野不動聲色間已經做出了取捨,他選擇放棄這籌備了幾年的計劃,隻為了一個女人。

陸敬真不知道是他癡傻,還是他有足夠的自信可以確保自己還可以再殺回來。

他希望是前者,但他這個孫子的每一個決定都在告訴他,他屬於後者。

陸崢野帶著他的人離開了。

陸敬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,背脊一下子垮了。

他喃喃道:“如果當初霽聞娶的是顧挽星就好了。”

陸崢野帶著他的人直接去了碼頭。

一艘巨大的船已經等在了那裡。

魏青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,“boss,這麼好的機會真的要放棄嗎?”

他最明白陸崢野為了這一付出了多少努力,受了多少苦,他也不希望林妤笙死,但在他的心裡,陸崢野的計劃更重要。

但魏青也知道,他不是陸崢野,冇有辦法用他的感情去衡量陸崢野的決定,更不能替他做決定。

陸崢野冇有從鹿城帶走任何東西。

巨船行駛在海麵上,陸崢野打了個電話給燕無雍。

“鹿城的L分部交給你了。”

當陸崢野出這句話的時候,燕無雍就知道這一戰他敗了。

他雖然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,但他相信陸崢野還會回來的。

所以他隻了一句,“五年,在陸家的打壓下,我最多隻能撐五年時間。”

“五年後如果你冇有回來,我燕家也要完。”

陸崢野的唇抿緊,“如果我還能活著,五年,足夠了。”

兩人都默契的不再多言。

電話掛斷。

陸崢野直接把手機扔進海裡。

魏青幾次欲言又止,最後都化作一聲哀歎。

*

破爛的漁船一共在海裡行駛了三三夜。

中途林妤笙醒來過一次。

環境中的臭味還有海裡的翻湧都讓她難受到反胃。

還冇有睜開眼睛,她就聽到了很多輕浮的語言。

“我勒個娘,這娘子長的也太美了吧。”

“何止美啊,看她身上的衣服,肯定是大城市裡哪個有錢人家的姐。”

“那可不,我這個粗人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正點的妹子呢。”

“嘿嘿,再美有什麼用,去了那個地方,都隻能淪為男饒玩物。”

“她看起來又白又嬌,你她能受得住幾個男人啊?”

“不好,那群人比我們看起來還像餓狼。”

“但那兒前幾年不是一直在打仗,現在已經和平了嘛?”

……

最後幾個男人是被一道女聲趕走的。

“這可是曹爺要的人,你們可彆打什麼壞主意,快滾。”

幾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