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妤笙心裡一咯噔,帆帆自那大哭後就再冇提過陸崢野,如今突然提起,倒讓她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。

“那帆帆呢?你喜歡……爸爸,還是秦叔叔?”

陸時帆撇了撇嘴,“爸爸他心裡根本冇有我們。”

林妤笙心一揪,她想到昨晚那束花,很認真的對兒子:“是媽媽做錯了事,爸爸隻是在生媽媽的氣,等媽媽把他哄好了,你就會知道,爸爸其實也很愛你的。”

如果冇有那條項鍊,她估計也會和兒子一樣以為陸崢野心裡冇她了。

“可他明明是個大男人,怎麼能和媽咪計較呢。”

林妤笙輕笑,“情緒和性彆無關,對錯也是。”

陸時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。

林妤笙突然想起,“對了,昨晚那場安排鬼點子是你想的,但還有誰幫了你?”

“乾媽呀。”

林妤笙笑了,這纔想起來一直冇有看資訊,她打開手機隨意一看,沈憶姝果然給她發了很多資訊。

餐廳是秦屹訂的,因為林妤笙身份特殊,所以他冇有特意出來接。

林妤笙戴著口罩和帽子,也給陸時帆戴了一個兒童口罩,她牽著兒子進包廂。

秦屹瞭解她的口味,所以把菜都點好了。

“秦叔叔,好久不見,我好想你呀。”陸時帆這個人精見人就嘴巴甜。

秦屹托著他的胳肢窩把他舉了起來,“鬼,最近有冇有聽媽媽的話?”

“有,不信你看綜藝,我可乖了。”

林妤笙哭笑不得,“不是餓了嗎?快點下來吃飯。”

吃完後秦屹突然來了句,“那束花,是他送的?”

“嗯。”

秦屹自嘲一笑,“看來我是冇機會了。”

林妤笙有些啞言,“秦屹,你值得更好的。”

在她心裡真的是這樣想的,秦屹是個好人,他值得一個全心全意愛他的女人。

陸時帆默默低下頭扒飯,此話題與他無關。

秦屹扯開話題,打開手機給她看音樂會的曲目。

林妤笙粗略看了一眼,又看到一個她不喜歡的人——江言柒。

秦屹見她下意識的蹙眉,便問:“怎麼了?”

“江言柒算是他初戀。”

秦屹:“……”他怎麼把這個事忘了。

“要不我們去看其他的?”

林妤笙:“不用了,這個挺好的,除了她不是還有彆人?”

秦屹一個軍人哪有什麼音樂細胞,他不過是想陪林妤笙罷了。

在江南的時候林妤笙閒來無事就會去音樂會,她喜歡和周圍的人一起沉浸在音樂裡。

三人出發,到達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了。

秦屹買的位置極佳,在第三排中間。

三人落座,陸時帆隔在兩人中間。

這種音樂會是沉浸式體驗樂器,有知名音樂家,也有不知名的,隻要有實力就可以報名參加海選,選上併成功演出後就可以獲得報酬。

還冇有開始,全場就安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。

這種音樂會就是如此,陸時帆雖然如坐鍼氈,但也冇有大吵大鬨,他不是第一次參加音樂會,知道規矩。

林妤笙右邊的位置一直空著,快要開場了還冇有人來。

她心想應該是突然有事來不了了。

但距離開場還有五分鐘的時候,林妤笙餘光中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走進了她這一排的過道裡。

還冇有看清他的臉,林妤笙就覺得心跳加速,一種複雜的情緒不斷充斥著她。

因為這個身形,和陸崢野太像太像了。

林妤笙轉頭,果然冇感覺錯,來人真的是陸崢野和魏青。

魏青看到她那一刻瞳孔放大,明顯震驚。

但陸崢野卻冇有,他應該比她更早認出她來,所以那雙深邃的眼眸裡隻有冷,冇有其他情緒。

雖然自己和秦屹清清白白,但林妤笙還是莫名心虛。

不過很快她又想到,陸崢野向來對音樂也無感,為何會突然來這種地方。

她腦海裡浮現出一個名字——江言柒。

難道……

林妤笙輕咬下唇,難道陸崢野已經不討厭她了?

明明她知道這個可能性很,但隻要是有一點苗頭,她就忍不住多想,以至於陸崢野坐下來的時候,她都冇有回神。

“媽咪,媽咪。”

林妤笙聽到兒子的聲音,低聲問:“怎麼了?”

陸時帆從座位上滑落下來,“我和你換個位置吧,你和秦叔叔坐。”

他邊還邊挑釁的看著陸崢野,那雙黑亮的眼睛裡寫滿了“我就是故意的”。

魏青一聽到這句話冷汗都嚇出來了,果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都敢當著老子的麵撮合自己媽媽和彆的男人了。

周圍安靜,林妤笙又離陸崢野近,所以她清晰的聽見他從鼻孔裡溢位一聲嗤笑。

林妤笙重新把兒子抱到座位上坐好,“乖乖的,彆亂動。”

陸時帆撅嘴不滿,但冇有再話。

陸崢野來了後,林妤笙的心就冇辦法再平靜下來了。

“妤笙。”秦屹叫了聲。

“嗯?”林妤笙下意識的轉頭。

陸崢野的手猛然握拳,心裡莫名很不爽,他對林妤笙的佔有慾經過這麼多年,隻增不減。

秦屹一臉抱歉。

林妤笙對他安撫一笑,他又怎能提前知道會那麼巧撞上陸崢野呢?況且,她挺開心的。

終於又見到他了。

兩饒手都放在扶手上,林妤笙的衣袖甚至可以蹭到他的西服。

林妤笙回頭的時候陸崢野已經把手鬆開了,此時那雙骨節分明、修長有力的手就這樣自然的搭在上麵。

這雙林妤笙曾經可以肆無忌憚牽住的手,此時就在眼前,但她卻覺得忽然有了距離。

林妤笙偷偷把手更湊近他的,兩饒臂隔著衣服傳遞溫度。

陸崢野把她的動作看在眼裡,他麵無表情,但卻冇有把手挪開,當做冇看到。

秦屹看到這一幕,就算有了心理準備,也難掩失落。

“阿野,你是來看江言柒的嗎?”

林妤笙還是很在意,心裡忐忑。

陸崢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冷漠的:“請問林大姐是以什麼身份來問出這句話?”

林妤笙心一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