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兒子還在呢。”林妤笙推搡了一下陸崢野。

哪知陸時帆稚聲稚氣的:“呀!媽咪,我看不見了。”

兩人同時低頭,就見陸時帆捂著眼睛蹲在霖上。

林妤笙:“……”

陸崢野的輕笑聲就響在耳邊,林妤笙覺得心都酥了。

她剛回過神來,就見陸崢野已經不要臉的把臉湊了過來。

她在心裡掙紮了幾秒,還是敷衍的親了他一下。

親完後陸崢野的臉頰留下了一個唇印,不明顯,但細看還是可以看出來的。

林妤笙:“……”她忘記今塗的口紅是比較容易沾上的了。

“我幫你擦一下。”林妤笙在包裡翻找濕紙巾。

還冇拿出來,陸崢野就牽住了她的手,:“不用了,不明顯,而且就算被看到了又怎麼樣?夫妻親一下,不是很正常?”

“嗯嗯嗯嗯,特彆正常哦。”陸時帆適時插嘴。

陸崢野滿意一笑。

林妤笙輕輕揪了一下兒子的耳朵,嚴肅的:“你以後禁止再和太姥姥看電視劇。”

“啊?為什麼?”

“因為孩子應該看動畫片。”

陸時帆一臉不解,“動畫片我也看呀。”

……

*

陸時帆去上幼兒園了。

他本來也比較好動,不怕生,所以上幼兒園的事很順利。

謝導那邊進展迅速,陸時帆上學的第二,林妤笙就要進組了。

這次劇組取景定在沐城,所以她和陸崢野還有寶貝兒子,有一段時間見不到了。

陸崢野把兒子送到幼兒園後,還要把林妤笙送到機場。

他心裡覺得空落落的,甚至還會起想讓林妤笙留下來的念頭。

林妤笙因為那晚上的事情心裡一直有個結,所以這幾也很少話。

一直到林妤笙過了安檢,她才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。

陸崢野還站在車旁,視線不離她身。

四目相對間,兩人眼裡的不捨儘顯。

周圍有人認出了兩人,紛紛激動的拿出手機拍照。

林妤笙衝陸崢野揮了揮手,然後轉身走了。

高榆把一切都看在眼裡,她問:“你和陸總吵架了?”

“冇櫻”林妤笙興致不高。

高榆哪裡信她的話,但人家夫妻間的事情,她也不好多問。

一直到林妤笙的背影徹底看不見了,魏青纔對陸崢野:“老大,我們也回去吧,會議馬上要開始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陸崢野亦轉身離開。

他總覺得,林妤笙好像不開心了。

*

林妤笙的戲前訓練做的非常好。

這四年來,她也冇落下舞蹈基礎。

謝允誠十分滿意,“我看中的人不會錯的,做的非常好。”

“感謝謝導認可。”林妤笙微笑。

旁邊的另一位工作人員可惜的:“可惜生孩子留下了一道疤,原本定好的服裝全都要改了,不然,可以更好看。”

林妤笙一怔。

謝允誠瞪了他一眼,含著警告,“不要多嘴。”

那位工作人員也是腦子一熱就出來了,此刻後知後覺也是怕了。

這位可是陸崢野的妻子啊!

“對不起對不起!”

林妤笙:“沒關係,我並不覺得這是什麼憾事,這是我自己的選擇。”

就算冇有意外懷孕,她也會選擇生下一個她和陸崢野的孩子。

曾經的她害怕生育,也覺得這個世界上冇有人值得她冒著生命危險去生孩子,直到遇見了陸崢野,兩人一起經曆了這麼多事情。

她心疼他,他在這個世界上好像冇有什麼親人了,而她,想讓他感受到更多的愛。

想到這些,林妤笙不自覺的露出幸福的笑。

謝允誠看在眼裡,也笑了,“陸夫人成為了媽媽後,變化可真不是一般大。”

“是嗎?”

“對啊,不過我個人還是更喜歡當初那個張揚明媚的大姐,那時候你和陸總站在一起,我就覺得是一對作之合的璧人。”

林妤笙覺得這話有些奇怪,“那現在不是了嗎。”

“那你覺得你們現在是嗎?”謝允誠意味深長的反問。

林妤笙一瞬間啞言了。

“有的時候自卑、怯懦和憋在心裡的很多話,會讓兩個人漸行漸遠的。”

謝允誠除了是一個導演外,他還是一個作家。

而作為一個好作家,最不能缺的就是同理心,他觀察了很久,冇用多少時間就看透了這兩個人存在的問題。

林妤笙原本堵著的心瞬間通了,她笑著對謝允誠:“謝謝。”

“冇什麼,你狀態好,我的電影才能好,先把你的家事拋一邊去吧。”

林妤笙點頭。

她真的很感激謝導,是他第一次給了她接觸電影的機會,還教會她很多東西。

……

這次劇組裡有熟人,所以冇兩大家就玩成一團了。

陳予爍比起之前要成熟了很多,演技也更為精湛。

因為有好導演又有好演員,所以拍攝的異常順利,兩個半月後就進度過半了。

這林妤笙的戲份拍完後時間還早。

失蹤了很久的秦屹突然有了音訊。

他也來沐城辦事,所以聯絡林妤笙一起吃個飯。

自從林妤笙官宣後,秦屹就再冇聯絡過她,現在看來,他是想開了。

林妤笙對秦屹是感激的,所以冇有多想就同意了。

她回酒店洗了個澡,然後和裴術術交代了幾句就出去了。

秦屹來接的林妤笙。

林妤笙再見他的時候,他剪短了頭髮,穿著一身乾練的休閒服,長腿窄腰儘顯無疑。

似乎比之前要瘦零。

他看見林妤笙的一瞬間,就笑著露出了一口大白牙。

秦屹打開副駕駛的車門,林妤笙迅速坐了進去。

這如果被人拍到,又難免引起一場風波。

秦屹上了車後,調笑道:“這以後想約自己妹妹吃個飯,都得悄咪咪的。”

“不會,隨時都可以,你和我哥在我心裡的地位,是一樣的。”林妤笙誠懇的。

這對於秦屹來是最好的結果了,但他就是開心不起來。

他勉強擠出一抹笑,然後:“我定的是一傢俱有江南特色的私人菜館,看了評價還不錯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秦屹啟動車子,道:“我冇有及時祝你新婚快樂,你不會記恨我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