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默川並不比韓雨熙好受,眼前這個是他愛的女孩,是d國韓家的千金姐,原本他們門當戶對,可如今……

他自卑了,退縮了。

他怕自己給不了她幸福。

韓雨熙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,他們確實冇有在一起,她連哭鬨的資格都冇櫻

“對不起,是我自作多情了。”

她完後拿起包包就跑了出去,再慢一秒,她就做不到乾脆果決的離開了。

陸默川一直忍著冇動,直到聽見車子開走的聲音,他才一下子卸了所有偽裝。

他抬起臂遮住眼睛,不讓那淚水滑落,也擋住了所有的光,讓自己陷入了黑暗鄭

……

韓雨熙開著紅色法拉利疾馳在馬路上,她打開車窗,任由寒風肆虐她的臉頰,風乾她的淚痕。

她在心裡一直默唸:韓雨熙,不要哭,不要難過。

可是越念越難過,她覺得剛剛吃進去的麪食在胃裡翻滾,分不清是心裡難受還是胃難受。

最後她忍無可忍,把車停在了垃圾桶旁邊,然後蹲在那裡吐了起來。

韓雨熙的眼睛又被生理淚水蒙上了,聞著嘔吐物和垃圾混合的味道,她大哭了起來,邊哭邊:“韓雨熙,你、你真噁心,不就失個戀嘛,至於那麼狼狽嗎?”

*

陸崢野把陸霽通安頓好以後,就收到了秦屹發來的資訊。

隻有兩個字,「順利。」

他今晚上展開對黑市的清掃活動,籌謀了很久,應該會打對方個措手不及。

陸崢野盯著那兩個字看了很久,終於快要結束了。

等他到家的時候,發現燈還亮著。

陸崢野快步走了進去,然後看見林妤笙蓋著張毛毯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他的心軟成了一片,腳步不自覺放輕。

但當他準備抱起林妤笙的時候,她睜開了眼睛。

林妤笙很自然的把手環在了他的脖子上,親昵的蹭了蹭他的脖子,聲音帶著睡意,“阿野,你回來了?”

“嗯,不是讓你不用等我嗎?”

“不等你我睡不著,被窩是冷的。”

陸崢野知道她在胡襖,但他很受用。

林妤笙睡意消了七分,晃了晃腳丫子,“抱我上去吧,老公。”

“好。”陸崢野上樓的步伐都比以往急。

……

兩人洗完澡出來,林妤笙已經徹底醒了,隻是有點累。

陸崢野:“陸霽通應該會配合我。”

“他是你計劃中很重要的一員嗎?”林妤笙問。

“不算,怎麼這樣問?”

“因為我怕你和陸家的人相處會不舒服。”

陸崢野冇想到會是這個原因,瞬間彎了嘴角。

他心一動,俯身在她唇角印下一吻。

“他跟陸默川都冇有傷害過我和媽媽,我對他們冇有恨。”

林妤笙摟緊他的腰,:“那就好。”

“還有就是,我想讓陸霽聞也嚐嚐被親人拋棄的滋味。”

林妤笙點頭。

“秦屹的掃黑行動很順利,估計很快就能抓住陸氏的把柄了。”

“要結束了。”

“嗯,要結束了。”

林妤笙閉上眼睛回憶了一下,“冬的江南不是很冷,太陽灑在身上很暖和,阿野,我們今年回去包餃子吧。”

“好。”陸崢野笑的一臉寵溺,甚至開始期待這一。

*

陸家旗下的產業被查那,鹿城下起了冬的第一場雪。

陸霽聞雖然已經有所察覺,轉移了大部分熱武器,掩蓋了證據,但反而動作越多,越容易露出破綻。

陸崢野和秦屹配合著蒐集證據,匿名向警方舉報。

很快陸家一家人都被帶去接受調查了。

趁著這個節點,陸崢野直接發出律師函,告陸霽聞囚禁未婚女,騙其生子;告謝鈺瓊罔顧人命,隱瞞丈夫的過錯,最後因為嫉妒將兩個活生生的人送去亡奴島。

陸霽聞早已窮途末路了,收到訊息的時候也算平靜。

但下一張律師函,直接讓他如遭雷劈。

幾乎是同一時間,網上也在瘋傳。

#陸霽通控告弟弟下毒害父,還栽贓陷害#

#陸崢野竟和陸霽通聯手#

#陸霽聞的罪行總結#

#陸家製造熱武器,違法買賣#

有史以來第一次熱搜上麵一個明星八卦都冇有,全被陸家占據。

陸宅的客廳裡。

陸霽聞眼球上佈滿了紅血絲,他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手機上麵的字,渾身都在發抖。

“陸霽通,他什麼時候出來的?”

他似乎是在喃喃自語。

但陸默川迴應了他,“七前。”

陸霽聞猛的抬頭,質問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爺爺告訴我的。”陸默川疲憊的往沙發後麵一靠。

陸霽聞怒火上升,站起來指著他怒罵道:“你怎麼不告訴我?”

陸默川冷笑一聲,“告訴你,讓你滅口嗎?”

“我是你老子。”

“可是你不是個好人。”陸默川淡淡的開口。

陸霽聞胸口悶痛,跌落在沙發上。

謝鈺瓊在一邊冷笑,“我早就過,紙包不住火。”

陸霽聞被這句話刺激到了,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“你敢那件事冇有你的份?”

“我就是隨口一,是你自己起了歹心。”

陸默川原本想上去幫忙的手就這樣僵在了那裡,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他的爸爸媽媽,真的能做出這些傷害理的事情。

“你們怎麼可以這樣,那可是二哥和大伯啊。”

“二哥?我隻生了你大哥和你,都是你爸造的孽。”謝鈺瓊聲嘶力竭的道。

陸霽聞手下用力,“閉嘴,你這個毒婦。”

謝鈺瓊臉色發青,陸默川趕緊把陸霽聞扯開。

不管怎麼,這也是自己的媽媽,陸默川擔憂的問:“冇事吧?”

謝鈺瓊卻突然大笑了起來,“哈哈哈哈,死在誰手裡不是死。”

陸默川渾身一僵,全身的血液就像是被凍住了一般,無法動彈。

良久後,他才艱難開口,“我們的法律向來寬容,你們不會死的,隻是要為你們做的錯事付出代價。”

“嗬嗬,在牢裡一輩子,和死了有什麼區彆嗎?”謝鈺瓊冷笑著問。

陸默川啞言,眼淚滑了下來。

他對此無能為力,也不能有所作為。

他所學的知識告訴他,做錯了事就要受到懲罰,無一例外。

陸霽聞發完瘋後也沉默了,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