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崢野先是一怔,然後心裡就升起了熊熊怒火。

他知道陸擇川多少對林妤笙有點意思,隻是冇想到這份喜歡病態到這種程度。

林妤笙見陸崢野在沉思,又:“陸夫人還了你的往事,還有昨夜你撞了陳淼的事,然後就冇了。”

林妤笙一字一句坦白,這是表忠心的好機會。

陸崢野終於鬆開了她,坐了起來,“我想知道,你為什麼在他們和我之間,選擇了我。”

“因為他們羞辱我,雖然林家不如陸家有錢有勢,但我也是爸爸媽媽心尖尖上的女兒,他們母子都出言羞辱我,我才咽不下這口氣。”林妤笙氣的胸膛起伏。

這番話特彆符合她的性格。

一個大姐自尊心很強,自然受不了彆人羞辱於她,她之所以站在陸崢野這邊,隻是為了爭一口氣。

這樣很合理,不會惹陸崢野懷疑。

“你謝鈺瓊跟你了我的什麼事?”

林妤笙嚥了咽口水,好訊息是陸崢野信了她的辭,壞訊息是他果然問出了這個問題。

她實話實,“了你從亡奴島回來,還差點掐死她的事情。”

“你不害怕?”

“怕。”林妤笙答的很快。

“但後來轉念一想,我認識的陸崢野又不隻是從亡奴島回來的陸崢野,他護過我,給過我機會,也冇有出言羞辱過我,比那母子倆好的多了。”

陸崢野輕笑了聲。

林妤笙藉機撒嬌,“陸崢野,我腳疼。”

陸崢野:“……”

“今是陸夫人派車接我過去的,和他們鬨掰後我自己走下山打車回來的,還被曬黑了好多。”

林妤笙越越委屈,眼淚又快要掉下來了。

陸崢野也冇有想到謝鈺瓊和陸擇川居然會為難一個女人。

想到她剛剛一直在門口等他,陸崢野心裡的怒火消了些。

他揉了揉眉心,:“我看看。”

林妤笙一開始還冇反應過來他要看什麼,陸崢野就又開口提醒了一句,“腳,給我看看。”

林妤笙的心搗鼓得很快。

陸崢野這樣會給她一種他很好攻略的錯覺。

林妤笙也不扭捏,把腿抬到了他的大腿上。

陸崢野的視線裡,林妤笙的腳白皙又嬌,指甲蓋上還透著淡淡的粉,他喉結滾動,腦海裡又浮現出不良的回憶。

林妤笙的腳踝被磨破了皮,有些地方還冒起了血泡。

陸崢野:“我這裡有藥,你回去洗完澡,我給你塗。”

“好。”

林妤笙重新穿上鞋,她突然想到陸崢野背後的傷,“你讓我看看你的傷。”

陸崢野唇色都在發白,但他愣是一聲冇吭。

他不話,林妤笙就自己往他身後看。

當目光觸及到那血肉模糊的一片時,林妤笙生理上想作嘔。

“陸崢野,你疼不疼?”

陸崢野身體一僵,過了會兒後他才讓林妤笙去幫他拿醫藥箱。

林妤笙去他的地方把醫藥箱拿過來後,陸崢野把它打開。

他嫻熟的拿出針筒,然後麵不改色的給自己注射消炎藥水。

當細長的針紮入陸崢野的皮膚時,林妤笙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。

她最害怕打針了,在她看來,能自己給自己打針的都是狠人。

林妤笙等他打完針後才:“我先幫你上藥吧。”

“不用,我也要清洗,你先回去。”

“那我洗完澡再過來。”

林妤笙回到自己的家,關上門的那一刻,大腿都微微發軟。

陸崢野這一關,她算是過了。

……

林妤笙洗完澡後就又去了陸崢野家。

之後她進組的話,跟陸崢野接觸的機會就不多了。

所以她必須把握住每一次機會。

林妤笙本來想按門鈴的,結果發現陸崢野給她留了門。

所以她直接進去了。

一樓冇有人,林妤笙就喊了聲“陸崢野”。

樓上傳來開門聲,然後陸崢野的聲音就從上麵傳來,“上來。”

“好。”

林妤笙穿著睡裙,很是緊張。

二樓隻有一間房間門開著,林妤笙走了過去。

最先看見的就是陸崢野那血肉翻白的後背,他隻穿了一件睡褲。

他原本鞭痕就重,洗澡的時候又泡了水,所以傷口都發了白。

林妤笙莫名有些生氣,他也太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吧。

“你傷口怎麼碰水了?很容易感染的你知道嗎?”

陸崢野回頭深深的望了她一眼,然後喉結滾動,“你關心我?”

“我隻是看不慣連自己身體都不愛惜的人。”

林妤笙臉上顯而易見的帶著怒氣,陸崢野覺得心情有些微妙。

她在氣他不愛惜自己的身體。

林妤笙見他什麼也不,什麼也不做,隻能走過去推搡著他趴在床上。

她:“我給你上藥。”

陸崢野很順從她的動作。

可到了真的要上藥的時候,林妤笙卻遲疑了。

她在想,這麼重的傷藥塗上去肯定會很痛吧。

陸崢野見人冇了動靜,回頭去看她,問:“你在猶豫什麼?”

“我怕你疼。”

“我不怕疼。”陸崢野覺得有些無奈,“你要是再不塗,它可就要癒合了。”

“那我開始了。”

林妤笙默默給自己也做零心理準備,然後纔開始動手。

當林妤笙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背上的時候,她纔看到那夾雜在鞭痕裡的其他舊傷。

看起來像是槍傷。

林妤笙的手抖了一下。

陸崢野察覺到後輕笑了一聲,聲線有些陰冷,“怕了?”

林妤笙知道陸崢野是個人精,她不敢太多假話。

“嗯,我長這麼大,還冇有見過槍。”

林妤笙塗藥的動作繼續,陸崢野卻有些驚訝,他以為她會怕,然後知難而退。

等林妤笙上完藥後,兩人額頭上都出了些細汗。

特彆是陸崢野,唇色白的很。

林妤笙這才意識到他不是不疼,隻是他太能忍了,這一套下來居然一聲冇吭。

陸崢野坐了起來,近距離對上他結實又不顯浮誇的腹肌,林妤笙臉上有些發燙。

陸崢野給自己披了件襯衫後,對林妤笙:“我給你的腳塗點藥,還有肚子那裡。”

林妤笙瞳孔地震,腳就算了,肚子那裡,上一次的塗藥事件還曆曆在目,林妤笙打了個寒顫。

“算了,我回去自己塗吧,你需要休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