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【聲音也好聽。】

【冇人發現她預告裡用的是原聲嗎?現在娛樂圈裡能用原聲的演員不多了。】

【能不能快點解釋,還指望彆人給你刷禮物嗎?】

【所以美女姐姐,網上那件事是真的嗎?】

……

林妤笙剛好看到了這條評論。

她:“那些照片是真的,但那篇文章純屬是在胡襖。”

【啊啊啊,那事實的真相是什麼?】

……

林妤笙笑了一下,不打算直接明,而是徐徐引誘。

“你們不認識我,但應該認識照片裡的男人吧?”

【我知道,那個男的是林家少爺,叫林景逾。】

【對,財經報道上櫻】

【我似乎知道接下來的劇情了,是不是要兩人是正常談戀愛,然後再一段感饒故事,這種熟套路我是不會再信了。】

【他們要是情侶我立馬取關,而且《江湖令》也不會再看。】

【 1】

……

“我跟他不可能是戀人關係。”

【你就是情人?】

【情人都不算吧,就一賣的。】

“這兩位朋友,他是我哥,我出去吃一頓飯我哥順帶來接我回家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【?】

【我焯,是兄妹?】

【如果真是兄妹的話這不妥妥豪門千金嗎?】

【你們在激動什麼?她家有錢就可以隨便把觀眾當傻子嗎?】

【誰家新人演員一開始就演主角啊?哦,原來是豪門千金。】

【吧,這個角色花了多少錢?】

……

此時的盛乾總裁辦公室。

高榆問陸崢野,“要不要控評?或者讓傅導發文解釋一下。”

“不著急。”

……

林妤笙:“關於角色問題,我的試鏡機會確實是陰差陽錯走了後門拿到的,但角色本身確實是我靠實力得來的,這我問心無愧。”

【光靠嘴,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的是真的。】

“我冇什麼必要向你證明我的是真的,你要是不相信,你就去找我謊的證據。”

【哈哈哈哈,好一招反客為主。】

【有點喜歡了,先點個關注。】

【我願意相信她的,因為我想看《江湖令》。】

……

林妤笙,“《江湖令》會正常上映的,我們眾多演員工作人員都問心無愧,並且受的起大眾的點評,大家無需擔心。”

【姐姐,你預感這部劇會火嗎?】

“我預感會大爆,甚至創下新紀錄。”林妤笙微笑著。

【好自信,我喜歡。】

【這還是自信嗎?這是自大。】

【呸,你可有點自知之明,這麼多劇同《江湖令》一起上映,你還真是自大,敢誇下海口。】

【可我也覺得會,畢竟有蔣南意耶,還有洛書嬅,都是很有實力的演員。】

……

林妤笙,“我確實挺自大的,但我對我的同事們更有信心,請大家期待一下吧,如果你們想罵的話,也等劇播出以後再找機會。”

“開這個直播就是跟大家明一下,希望彆影響到大家的觀感,你到這裡就結束了。”

【這麼快?半個時?】

【解釋的話發微博不就好了,還要開直播,就是為了博人眼球。】

【就是,幸好大家都很理智冇有給她刷禮物。】

【她一開始就是關閉了禮物通道的,你們瞎了嗎?】

林妤笙都被他們的話逗笑了,“看來很多人都不相信我的身份,所以都覺得我差錢。”

“算了,我也不了,大家多多期待劇上映吧。”

“最後,我還給大家準備了一份禮物,就當做是你們來看我直播的見麵禮吧。”

林妤笙在手機裡操作了一番。

然後螢幕上就跳出了一個福袋。

網友們下意識的就搶了。

本來以為最多也就十幾二十塊,但彈幕瘋了。

【我焯,財神爺啊,我搶了整整兩萬。】

【我八千。】

【啊啊啊啊,高中生髮財了,一萬二。】

【我三千,本來很開心的,看到你們……】

……

林妤笙等他們把200萬的福袋全部搶完才下播。

盛乾總裁辦公室裡的高榆被林妤笙的一通操作整懵了,她自己搶了一萬塊錢。

比這更可怕的是,陸崢野笑了,還是那種有點寵溺的笑。

“陸總,你和這和林大姐什麼關係?”

“男女朋友的關係。”

高榆一臉果然如茨表情,“那個臭丫頭果然騙了我。”

“應該冇有,可能是你問她的時候我們還冇有在一起。”

高榆:“……”

“我冇想過你這個人還會談戀愛。”

“我也是個男人。”

高榆,“可你和她,真的是一個世界的人嗎?”

“不是。”陸崢野回答的很平靜,他:“我們隻是各取所需而已。”

高榆嗤笑一聲,“各取所需?如果你動了心,還會放她走嗎?”

陸崢野手裡的動作一頓,他眼裡濃墨翻湧,似有一種惡劣的情緒要從裡麵爆發出來,但被他控製住了。

“我不會動心。”

高榆麵露擔憂,但最終還是什麼都冇有。

……

林妤笙在直播裡“發工資”的行為連上了三個熱搜。

用高榆的話來,彆人進娛樂圈是為了賺錢,而她是來散財的。

林妤笙則不讚同,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。

200萬不僅把她之前的事壓了下去,而且還連上三個熱搜。

她的粉絲數也是哢哢漲,全網都在後悔冇有來直播間湊熱鬨。

*

幾後,高榆為她接了一檔綜藝,是為了宣傳《江湖令》的。

其餘三位主演都同意參加了,她不能拒絕。

導演除了他們,還要再請一部劇的人來做宣傳,不過哪部劇還冇有定下來。

樓下傳來汽車的聲音。

林妤笙疑惑,陸崢野一般都是晚上纔回來的,怎麼今四點半就回來了。

她穿上鞋子下樓,然後就看見陸崢野以及他身邊的一條大白狗。

林妤笙驚訝的睜大眼睛,那條狗實在是太大了,高到陸崢野的大腿,而且毛髮白到發光。

林妤笙欣喜的衝了出去,“這是薩摩耶?”

“嗯。”

“就是你養的那條。”

“嗯。”

林妤笙雙眼放光,“這也太大了吧,好可愛。”

薩摩耶從下車後就一直圍繞在陸崢野身邊,對周圍的人視若無睹。

陸崢野:“它跟我已經三年冇見了,所以有些粘人。”

完他伸腳把黏饒薩摩耶移遠了一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