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杯又一杯酒下肚,林妤笙徹底放飛自我。

美女歡呼,男模們扭的更起勁了。

酒精上頭的時候,林妤笙扭動了下脖子,然後就看見上方出現了陸崢野陰沉的臉。

林妤笙嚇了一大跳,抓住沈憶姝的手。

“我完了,我居然出現幻覺看到陸崢野了,我真是被他荼毒不淺。”

沈憶姝扭的正歡,哪裡有空搭理林妤笙,“達令達令~~”

林妤笙收起心裡的害怕,繼續揮舞雙手。

突然,他的下頜被一雙手抓住,然後她被迫仰頭。

陸崢野的臉上下顛倒著出現在她的視線裡。

林妤笙被驚的結巴了,“你你你、你是真的人。”

“是真的陸崢野?”

她的嘴被陸崢野捏著,話含糊不清的,還有音樂的阻礙。

但陸崢野還是聽清楚了。

他冷笑一聲俯身,咬牙切齒的:“你覺得呢?興致不錯啊?林姐。”

林妤笙倒吸了一口涼氣,酒醒了一大半。

這時候包廂的燈被打開。

沈憶姝不滿的大罵,“誰啊?信不信我揍你噢,冇看我正起勁嗎?”

“老大。”聞聖堯也看清了來人,驚訝的大喊了一聲。

他立馬撇清關係,指著沈憶姝:“這都是她安排的,跟我可沒關係。”

白甯早就站了起來,不發一言。

林妤笙看著陸崢野陰沉的表情,扁扁嘴,“我知道錯了,原諒我好不好?”

她現在撒嬌有用嗎?

“錯?”陸崢野陰鷙一笑,“林大姐有什麼錯?不過是嫌我不夠好看而已。”

林妤笙呼吸一窒。

“你好看,你最好看了。”林妤笙笑的一臉討好。

陸崢野冷笑,然後直接繞到前麵把林妤笙扛了起來。

“啊。”林妤笙驚呼一聲,瑪德哄不好了。

完了!!!

“白甯,你出賣我嗚嗚嗚嗚。”

陸崢野大步往外走,還對白甯交代了一句,“把另外兩個醉鬼送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*

水汽瀰漫的浴室裡,林妤笙**著身子被陸崢野壓在牆壁上。

前麵是冰涼的瓷磚,後麵是火熱的身軀,腰間還橫著一條有力的手臂。

她長髮披散,垂至腰間,聲音嬌媚,“阿野,我知道錯了,不要了。”

陸崢野唇落在她白嫩又細長的脖頸上,聲音低沉蠱惑人心,“不是你的錯,是我不夠好,才讓你有了看男模的心。”

林妤笙身子狠狠一抖,這樣的陸崢野莫名有點病嬌。

她甚至有點想聽他喊姐姐。

但這句話林妤笙是萬萬不敢出口的,否則她會比現在的處境慘一百倍。

“阿野,我好累啊,不舒服。”

陸崢野輕笑,“不舒服?真的嗎?”

林妤笙咬住嘴唇,不讓自己發出聲音。

陸崢野終於抽身而去。

林妤笙身子一空,險些站不穩。

還是陸崢野的手攬著她的腰纔不至於摔倒。

在她以為終於結束聊時候。

陸崢野卻扯下浴巾,鋪在洗漱台上。

他單手就把林妤笙抱起,然後欺身而上……

*

另一邊,司機在前麵開車,白甯坐在中間,兩邊是兩個醉鬼。

沈憶姝不停的給林妤笙打電話,但那邊都顯示打不通。

她委屈的嘟囔,“啊,為什麼笙笙電話打不通啊,陸崢野是不是打她了嗚嗚嗚,報警,我要報警。”

沈憶姝真的想撥打110。

但手機下一秒就被白甯拿走了。

白甯淡淡的:“陸總不會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發誓。”沈憶姝不依不饒。

白甯:“……”

擋不住沈憶姝吵鬨的攻勢,白甯麵無表情,敷衍的發了個誓。

相比沈憶姝的鬨騰,聞聖堯倒是很安靜。

他冇有沈憶姝喝的那麼醉,此刻隻是有些頭疼的靠在白甯的肩膀上,閉著眼睛睡覺。

但他意識是清醒的。

鼻尖可以聞到一股清冷的味道,很淡,但卻很好聞,很舒服。

把沈憶姝送回家後,車上就隻剩三個人了。

白甯問:“我送你回聞家?”

“不,我早就搬出來了。”

聞聖堯報了一個地址,然後繼續睡覺。

他胃裡翻山倒海的,難受的很。

突然,他聞到了一股藥味。

聞聖堯睜開眼睛,就看見眼前一隻修長的手拿著一枚藥丸。

白甯:“吃下去你會舒服點。”

聞聖堯因為震驚所以冇動,白甯以為他怕是毒藥,於是扔進了自己嘴裡。

“啊。”聞聖堯難過,“你怎麼吃了?我隻不過猶豫了一秒。”

白甯重新在罐子裡倒出一個,遞給他。

聞聖堯:“……原來你還有啊。”

這一次,他毫不猶豫的拿起來就扔嘴裡。

白甯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他一句傻子。

“現在的21世紀了,你怎麼還用這種藥罐啊?”

白甯,“朋友給的,他是一位傳統醫生。”

聞聖堯點頭,“現在還有人堅持傳統,真不錯。”

“真的有效欸,我現在覺得神清氣爽。”

白甯:“……”

聞聖堯訕訕的摸了摸鼻子,然後繼續靠在白甯肩膀上閉目養神。

反正白甯又不理他。

白甯臉上難得出現嫌棄的表情,她看著聞聖堯的淡茶色雞窩頭,心想這個人不僅冇有防備心,還挺自來熟的。

*

林妤笙第二是被微信的提示音轟炸醒的。

她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拿手機,勉強睜開一直眼睛看資訊。

全是沈憶姝發來的。

「啊啊啊啊,笙笙,你家男人用你手機把我拉黑我。」

「這是多麼大的仇恨啊,我們認識這麼就,你從來冇有拉黑過我。」

「我真的悲傷太大了,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氣的人啊。」

「啊啊啊,受不了了,他憑什麼、憑什麼……」

「你快管管他!!!」

後麵就是幾十張表情包。

林妤笙感覺到陸崢野的手還橫在腰上,於是艱難的給沈憶姝回信。

「這次我們理虧,管不了了,寶寶彆生氣,我馬上把你拉出來。」

“嗬!”身後傳來一聲嗤笑,林妤笙渾身緊繃。

“忘記把她微信也拉黑了。”

林妤笙做好心理建設,回頭笑的溫柔,“你被吵醒了?”

“你的?”陸崢野不答反問。

林妤笙根本不敢看他漆黑的眼眸,心翼翼的把被子拉上來蓋住了頭。-